我们在行动

当前位置:首页>公众废死>我们在行动
全部 94 文学、艺术&宗教 60 我们在行动 34

读书:关于《死刑论辩》的观点分享纪录

时间:2021-07-30   访问量:1141


   《死刑辩论》

死刑论辩.jpg


简介:

《死刑论辩》是2005年11月1日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一部图书,作者(美)欧内斯特·范·登·哈格、约翰·P·康拉德。

对于死刑这样一个极富争议的话题,从未在一本书上进行过如此有力度的针尖对麦芒的论辩。著名的保守派欧内斯特·范·登·哈格与受人敬重的自由主义者约翰·P.康拉德,以两人的智识,语词的机锋和论证的力度,以及用亚瑟的话来说,以学识,斯文的表达,以

及学术的激情 ,对死刑所固有的全部问题进行了一场论辩。

  观点记录

FY:在中国、全世界谈死刑,大家对它的观点,主要分为两个,一个是认同死刑,另一个是废除死刑。不管如何,人类发展到今天,文明发展到当下,全世界范围内死刑都是呈现下降趋势的。部分国家虽然保留了死刑,但是很少使用。

针对死刑,每个国家的法律体系不一样,死刑的适用范围也不同。首先,从《死刑论辩》这本书来看,全文是从赞同死刑和不赞同死刑展开辩论的。本书引出了死刑这个话题,让我们去思考死刑背后的逻辑。非致死死刑,即支持废除死刑,而支持废除死刑的观点是出于人性的思考,也就是在道德层面上,包括对执行死刑的人、被执行死刑的人和这些人的家属施以人文关怀,减少心理创伤。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被执行死刑的人已经死了,但是执行死刑的人可能会留下不可弥补的创伤。因此,支持废除死刑的人认为,可以通过文明、法治、道德等其他的方法代替死刑。比如西方国家采取延长刑期、判无期等方式剥夺死刑犯的权利,限制他们的自由。这其中也牵涉到司法资源,让死刑犯一直活着,就需要管理他们,满足他们的基本需求。

在书中,针对不同的罪,处罚不同,例如强奸罪,强奸罪分不同的情况,如果强奸致人死亡,情节非常恶劣,通常会判处死刑。同时西方也提出一个观点,并非故意杀人或者抢劫这类罪,可以不判处死刑。强奸致人死亡这种情况,二战时有人提出化学阉割,即免除死刑,让罪犯定期打药,剥夺他生理上的欲望。因此,虽然死刑废除了,保留了活着的权利,但是可以在生理层面上剥夺对方的权利,形成新的攻击。

在西方,人权至上,依靠权力,权力永远是在跟权力进行斗争。

大多数人主张废除死刑,主要是想通过道德、人性等方式去阐述死刑带来的负面影响更多。废除死刑,虽然社会成本增加,但是负面的影响会减少,像天平的两端,达到了平衡。

支持死刑的一方认为,死刑可以起到震慑作用,减少犯罪。当犯罪分子知道他的行为可能带来死刑时,他可能会犹豫。当然对于事出有因的案件,犯罪分子不在乎后果,如张扣扣案。张扣扣小时候经历他母亲的死,加上当时司法不公正,导致他走向了极端。他的行为在法律上足够判处死刑,但是思考背后的原因,他和对方是有仇的,张扣扣并不是滥杀无辜的人,他的恶是有根源的。张扣扣也知道杀人的后果,他也愿意承担这种结果,被逮捕的时候,他很冷静的面对,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愿意接受最终的判处结果。

另一方面,支持死刑的人认为,文明发展至今,死刑的方式也与过去不同。在古代秦朝存在五马分尸,明清时期有蒸人。古代的酷刑,把人折磨致死,或生不如死。对于即将面对死刑的人来说,直接死是一种解脱。从这一点看,现代的死刑是一种进步。推翻、废除酷刑,只保留死刑,是文明的进步,只是对于主张废除死刑的人来说,并不够完全文明,更希望废除死刑。

《死刑辩论》书中阐述了两个观点,一个是通过道德,一个是通过文明进步,并不是直接的辩论死刑到底要不要废除,而是留给读者更多思考的空间,让读者思考死刑、死缓、废除死刑等各种情况。

我们应当如何面对死刑?死刑可能发生在我们身边,但是在我们国家死刑是高级国家机密,律师也很难接触到。执行死刑并不是公开的,而是一种国家机密去执行。在中国,死刑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如贪污罪,贪污数额巨大,过去可以判处死刑,但是现在逐渐废除了,改判终身监禁,减刑假释。在司法程序上,有一审二审,死刑案件有死刑复核程序。与其他刑事案件相比,只有死刑才有最高院的复核程序。在刑事案件中,法院努力做到公平公正审判。死刑复核并没有时间期限,这也是在延长被告的生存权利。

在中国,是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属于大陆法律体系,与其他西方国家不同,每个国家的法律都和政治体系相关。目前为止,我国建立的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既和西方法律体系不同,也借鉴了他们的法律。社会在不断进步,法律体系也在不断完善,针对死刑,以后也会有更好的处理。中国共产党在不断取长补短,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法律不同于道德,属于强硬性,没有商量的余地,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

死刑的罪名有很多,涉及到年龄,如75周岁以上的不适用死刑18周岁以下也不适用,也涉及到一些特殊情况,怀孕的妇女不适用。审理怀孕的妇女其中也将涉及各种人权问题。在处理怀孕女性时,在生活起居上,司法部门会给予一定的照顾。去年一个案件,女性被告人在羁押过程中怀孕了,经过调查发现是和狱警发生了关系。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被告是被强迫还是欺压?狱警在身份和性别上占据优势,他管理犯人,却发生这种情况,可以被怀疑是强奸。强奸罪是违背妇女意识情况下发生性行为。狱警不仅是渎职,更是要面临刑法责任。被告人虽然已经被判死刑,但是她依旧保留了部分人身权力。死刑对怀孕的犯人,不管犯人是怎么样怀孕的,都将减缓。

目前判处死刑的罪名包括危害国家安全罪(判国家罪、分裂国家罪、武装叛乱、投敌叛变罪、间谍罪、为境外的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命令或者行告罪),并非只要犯了这些罪就是死刑,也分量刑,针对具体情况,看情节是否严重、恶心做出审判。危害公共安全罪也将面临死刑,包括放火罪、爆炸、投毒、破坏电力设备等。

航空罪比较特殊。航空罪是指在任何国家的机场上,都规定了任何人都要受机场严格管理,不得出现问题。机场的保护级别也是非常高的,和核设施一样,一旦挟持航空,将判处死刑。这是全世界普遍公认的,破坏世界文明秩序,恶性极大。

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弹药爆炸,非法买卖、运输核材料,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危险物质,盗窃、抢夺枪支弹药爆炸物等都可能面临死刑。禁止任何破坏社会主义经济、政治、社会秩序的行为。

在中国,分为很多大的罪,这些罪下面又设有小的罪名。并非你真正犯了这些罪就可以,还分具体的小的罪名,如破坏经济秩序罪,下面包括生产销售假药。犯了大的罪并非都是死刑,要看大的罪下面的小的罪,依据具体情况,情节的严重性作出判决。生产销售有毒有害的食品或药,走私武器弹药,走私核材料,走私假币,伪造货币集资诈骗等都是重罪。

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如故意杀人罪,并不是判决死刑,而是长期徒刑或者无期。定罪的趋势不同,先强奸罪,再强奸绑架罪。拐卖妇女儿童罪,情节恶劣也将判处死刑。抢劫、暴动、越狱、聚众挟持、劫狱,走私、贩卖毒品、组织卖淫、强迫卖淫等情节恶劣行为处以极大刑罚,其次是贪污受贿。无期是不得减刑、假释,在刑罚修正案中,明确提出军人投敌、叛敌是重罪。

在我国,死刑已经随着社会的进步在不断减少,法律也努力保障人权。律师行业也很难接触到死刑,死刑生存与否也需要我们更多的思考。在宗教中,并不认为死刑就是死,死可能是另一种重生。

正琳:在全球,接近140多个国家,其中有100多个国家已经明确的在法律条文上废除死刑,还有40多个国家是法律条文上没有废除死刑,但是在实际过程中,它是基本上是很多年不再执行死刑,就是他虽然法律条文上保留死刑,但他实际上是不再执行死刑。40多个国家包括中国、美国、伊朗、阿富汗等。

关注死刑的相关国际组织每年都会去调研每一个国家大概的死刑数量。中国死刑的数量是保密的,目前为止,人们并不知道中国每年到底有多少人被判处死刑。正如方岩老师所言,死刑的罪名已从1979年刑罚七八十个罪名到后来一直在不断的去削减罪名,包括在实际审判的过程中审慎地适用死刑。在少杀和慎杀状态下,根据媒体披露和最高院的裁判书,初步预告十多年前大概每年至少有数万件死刑,到现在可能每年有两三千件以上。这个数据是参考了最高院网络公布的判决书和访谈、调研检察官、律师、法官等。

6月26号世界禁毒日之前访谈了广东的一个毒品犯罪辩护律师,律师说,广州是一个毒品的一个犯罪大省,在广州中院因为毒品犯罪而判处死刑的人大概有十几个。

一个地级市是十几例,中国有300多个地级市,广州是毒品犯罪大省,其他的省份和其他的地级市没有那么多,甚至很少很少,平均下来,一个地级市至少每年因为毒品犯罪判处死刑可以到三到四个。300多个地级市,预估因为毒品犯罪被判处死刑的至少也在达到数千例。

我在访谈最高院作死刑复核比较多的一位律师,他非常了解最高院死刑复核这个阶段。有一次,我在分享的时候谈到毒品犯罪可能在占每年中国全部被判处死刑人数的数量是在1/3,他纠正了,说是不到1/3 因此,毒品犯因为毒品犯罪被判处何种死刑的是不到全部的。按1/3来算可以推导出,如果毒品犯罪将近1000数千例,再加上其他的暴力型犯罪等保守估计中国每年有3700被判处死刑的案子。当然这个数据只是一个推测,并不是一个准确的数据。

但是,这也足以说明中国是人口大国,同时也是一个死刑大国,基本上我们每年执行被判处和执行死刑的人数加起来是其他剩下的国家的总和还要多。研究、探讨死刑,是想让大家认识到死刑是残忍的、不可扭转的结果。

首先,在过去侦查不够完善,制度不够完善,很可能有冤假错案的出现,那如果在冤假错案的情况下,把他判处并执行死刑了,以后再想纠错了,但生命不可逆转的。第二,现在冤假错案的数量下降了,但是即使对方罪大恶极,在人们的观念和情感中是不得不杀的,不杀是不平等、不公平,但很多罪犯是有原因杀人的,包括激情杀人、邻里纠纷、情感纠纷等。罪犯可能是一时冲动才去杀人,但是判处死刑,等于抹杀了对方改过自新的机会。当然,我们也要看到,给犯罪机会,那谁给受害人机会呢?这也是一个平等的问题,涉及到刑罚中的报应或者救赎,死刑是为了震慑还是为了保护社会安定?

在判处死刑的罪名中,有经济类犯罪,贪污受贿、贩卖毒品,这都没有一个具体的受害人,或者说它的受害人比较广泛,数量庞大。另一些政治罪,如叛国罪、危害国家安全罪,政治在每一个阶段有不同的政治权威和政治统治,叛国罪可能是在政治上背叛了某个党派的利益,这是否涉及到不杀不足以泄民愤?

在谈论废除死刑推广和倡导时,对于普通百姓而言,最最关键的矛盾是极端暴力杀人案件和毒品犯罪案件。首先,需要关注到个别极端暴力杀人案件背后的原因,如张扣扣案和抗拒暴力拆迁杀死城管的案件。此前复旦大学老师杀人案件也需要思考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行为。是因为他受了很大的委屈,在巨大的刺激和压力之后,做出一些反应,甚至百姓会觉得你如果杀了官僚和权贵,百姓会拍手叫好。拐卖儿童、残害弱势群体,如杀死孩童和老人,市民和百姓才会认为这种恶魔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所以,百姓对于死刑的态度也分具体案件。其次,在毒品案件中,百姓认为毒品是害人不浅,导致家破人亡的危险物品,一旦沾染毒品人生也将被毁灭。律师若是为毒品犯罪分子辩护,也被认为是为恶魔辩护的行为,也是不值得同情的。在其他案件中,死刑是否需要保留,市民普遍认为死刑过于残酷,没必要存在。针对以上两类案件,我们很少直接上来就倡导完全废除死刑,只是说在可杀可不杀的时候尽量要保留生命。生命是宝贵的,不可扭转,在每一个案件中,我们都提倡慎杀和少杀。

FY:人类现在发展到今天,是文明社会,那什么叫文明社会啊?在原始社会,大家会抱团生活在一块儿,男人出去打猎,女人在家里边照顾孩子,慢慢形成一个个部落,部落首领制定部落制度,当出现纠纷时,部落的权威人士,比如酋长或族长进行审判、裁定。再往下发展,出现国家这个概念,国家是一个虚构的概念,有了国家就有了政权,需要管理国家。从文明上看,文明是公理、公平和正义,是不骂人、不打人,是友爱而不崇尚暴力,正当防卫除外。

如果对方动手打你,你能不能还手?不能还手,那正当防卫那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但认定正当防卫是有严格限定的,是在你被侵害的瞬间,为了自保情况下做出的合理行为,是为了阻止对方继续实施伤害。同时,当生命遭受了严重的威胁,可以采取紧急避险,但不能使用私刑。公权力和私权力哪个优先?刑法只能由检察院起诉,司法机关就是代表国家来行使公权力的。而在民事案件中,主张谁主张、谁举证。私权利交给私权利,公权力交给公权力,死刑是严重的刑法处罚,必须由国家执行,一旦百姓拥有,社会将大乱。中国发展几十年后,死刑可能会被废除。文明是用法律的方式解决问题。民事案件是不告不理,你不取争取是没有人能够给你的。守法并不是说什么事都不能干,恰恰相反,法律给你的权利,你去履行去这个权利。

DJ:整个死刑都废除是百姓一时半会难以接受的,废除死刑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倡导废除死刑的工作人员一直都在努力,是我们普通百姓看见的,很感动的。废除死刑真的很困难,需要我们去鼓励的。回到张扣扣案件,他并不是随机杀人,是为了给母亲报仇。每个人都有情感,都想要保护自己的家人,张扣扣是出于报复心理杀人的,判处死刑,有些于心不忍。他杀人是目标明确,事后也勇于面对。在大众的情感层面上认为张扣扣不该杀,或者遇到此类案件,应当针对具体案件,不能一概而论。对于杀人狂魔可以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管是哪一个国家的制度、法律,都不可能是面面俱到的,肯定会有漏洞,法律需要完善,文明需要进步。在冤假错案中,该死的他不死,不该死的死了,这就造成了不公平。因此,我们需要更加完善司法程序,减少冤假错案。

面对是否废除死刑,我们可以从守法思考,时刻保持警戒。教育告诉我们如何在社会上生存,想怎么生存,怎么生存,应该保持那些底线。

邸雁琦:在人权至上的社会中,我们的目的是解决社会纠纷,调节纷争。是否废除死刑,其实是一种社会问题,社会存在问题,导致犯罪上升,引发死刑存在的合理性探讨。国家不断向前发展,法律也将更加完善,刑罚不可能倒退到五马分尸、车裂,历史只能是一点一点向前进步。发展到后期,哪些罪名适用死刑,判处了死刑能不能不实施?这都需要时间。放大人权并不是放大自由,而是更大程度上保护自己的合法利益。

ZW:做人需要掌握好规矩,规矩可以避免很多不好的情况。孩子从小就被家长教育要守什么规矩,规矩扎入心里头,平时为人处世按规矩办,有了规矩社会才能正常运行。如,红绿灯,规定是红灯停、绿灯行,按规矩开车才能减少车祸。按规矩办事,可以避免很难矛盾。打架,是因为某一方没有守好规矩,激发了矛盾。小学还有“道德与法制”课程,教育小学生遵守制度和法律底线。国家从教育抓起,一点一点潜移默化,让公民敬畏法律、遵守法律。

在婚姻关系中,如果发生了暴力事件,像父母吵架,都可能对未成年人造成心理创伤,她们感觉不到被爱,想要离家出走,或者不愿意接触社会上的人,孩子就很有可能走上极端道路。法律上认定家庭暴力必须是长期的,某一方长期控制、掌控,伴随暴力行为,才能称为家庭暴力罪。在刑法中,家庭暴力认定很难。

MG: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但可能存在着规矩是错的,法律是不完善的。规矩和法律都是人定的,法律是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闯红灯是不对的,但可能红绿灯在时间分配上就存在问题,是不合理的,迫使行人不得不去闯红灯。法律的制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现实情况千变万化,有时法律可能并不能适用于某些具体的案件,最终导致冤假错案,事后虽然法律更新了,错案平反了,但是对于已经判处死刑的人,已经死了的人,再多的赔偿也是于事无补,如聂树斌案。十几年的时光或者一条人命,如何赔偿?

大部分的普通市民是可以正确看待律师为死刑犯辩护。古代有私刑,不仅可以雇凶杀人,还可以鞭尸,杀全家,但现在不同,死刑犯也有部分权利,包括尊严、名誉等。律师为死刑犯辩护就是在维护他们合法的权利,或者尽可能减少冤假错案。

FY:在中国,法律需要全国人大制定,在两会期间对法律作出修改、颁布新的法律条文,修改法律和颁布新的法律条文就是社会的进步。冤假错案已经成为了过去,只能是引以为戒,是社会进步的牺牲品。在宏观层面上,平反冤假错案就是进步。

在民法司法中,法无禁止即自由。将公权力关进笼子中,限制公权力,做到法无授权即禁止。公权力代表国家,是法律授权。权力是可以管辖的范围,权利是公民的自由范围。社会主义制度是道德和法律两手抓,法治的治是水治的,而不是刀制的制,是顺势而为。

MG:我主修新闻传媒辅修法律的,最近帮着正琳姐做了一个暴力杀人案件的梳理,对本书中的激情犯罪比较感兴趣,我想请正琳姐以及戴姐分享几个关于激情犯罪与精神病人死刑的案例。因为我看到《死刑论辩》这本书里关于激情犯罪的章节。里面论述了对什么是激情犯罪的界定以及激情犯罪之下的杀人是否比其他杀人更值得同情并被谅解。

DJ:精神病人杀人案件需要一个严格的司法鉴定流程才可以判定。一般来说如果发现这个人存在着认知异常或者行为异常可以看看这个人是否有过往精神病问诊就医记录或者这个人是否有家族精神病史。然后根据专业的精神科鉴定专家来对其进行鉴定。如果鉴定结论为精神障碍,完全限制责任能力者一般就不得判处死刑了。激情犯罪我不太清楚,一般来说并不影响定罪判刑吧?

ZL:激情犯罪如果与对方有明显过错想联系可以作为酌定量刑情节被法官做为量刑的思考。如因情感纠纷,邻里纠纷或者对方有十足的恶意挑衅等行为,这类杀人案件中其激情犯罪会被法官考量。但只属于酌定情节,法官具有自由裁量权。这类案件司法实践中往往需要积极赔偿获得受害者家属谅解之后才可能有机会不被判处死刑。

MG:书里提到理性的人可以避免的激情犯罪足以说明,理性也就是死刑与刑罚的威慑力。从这个角度来看死刑与重刑是有威慑力的,反而没利于倡导废除死刑的观点。书中还提到近年来一些废除死刑的地区陌生人之间杀害,有欲望的杀害或者抢劫中的杀害是有增多的,给出的结论是因为没有了死刑的威慑,这些非激情犯罪者理性犯罪者没有了忌惮。

FY:这本书好就好在,他把各种观点一一罗列而不加以最后的定论。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支持死刑与废除死刑的观点的交锋。是一本值得收场的书籍。

MG:我和DYQ学姐和我一样都是学传媒的。我想谈谈传播媒介对死刑以及暴力撒谎人案件的报道。人们认为舆论审判可能影响司法公正,对媒体人产生误解与憎恨的同时人们忘记了媒介还有曝光与监督的作用。当人们需要舆论监督的力量的时候又会想起媒体人的好处。在碎片化信息的时代民众以及自媒体确实容易以谣传谣,同情与愤怒的情绪互相叠加,人们按照自身的立场与喜好选择一套华语体系和观点来传递自己的情绪与观点。在汹涌的民意之下司法机关有时候会考虑到社会效益与民众民意而对一个人快速做出审判。这或者真的会发生重判或者轻判的现象。这其实就需要一个专业的深度的类似传统媒介重的专题报道者出现进行实地走访与调研,整合碎片化信息,分析不同观点与立场,最后做出一个相对全面与客观的报道。这些专业的媒体人大多受过新闻传播专业的培训,传播伦理会被普及。除去政治影响的因素,专业的媒体从业者往往报道个案能够更加客观与准确。我借助这个活动倡导大众对于严肃媒体的重新重视与关注,也希望我们传播行业的人可以加深自己的学术涵养与社会学知识以及法律知识。这样我们才能为社会的监督舆论提供有效的支持。

ZY:我和Leo是学心理学的。我们想从心理学的角度谈谈对社会议题的支持。每一次杀戮背后或许都有一些社会原因、家庭原因与自身精神心理因素共同作用的力。方才芒果同学提到的激情犯罪引发了我的思考,书中也说死刑也许可以对于一些尚有理性克制能力的人存在威慑作用,而对心理扭曲者,情绪失控者以及仇恨难平者以及一些反社会人格者来说当他们举起屠刀的时候根本不可能考虑自己是否要被判处死刑。杀戮是他们当下最能释放自己压力与愤怒的出口。法律与道德是越来制约一个心里人格健全者,它对心里人格不健全者起到的制约不是很有效。社会治疗与心理支撑系统的存在尤为必要。见微知著与防患于未然,时不时的给人们做个心理保健,及时疏导因情绪积压而无处释放的怒火与压抑对于平复社会矛盾具有可见的效果。我提议我们心理从业者应献出自己的一份努力参与到社区矫正或者监狱心理支持上。我也提议我们利用自己业余时间结合对青少年的普法教育同时给与青少年心理健康的支持。让每个公民和个体顺利成长,成为一个具有健全心理的强大人格。

上一篇:观影|当恐同成为国家意志,谁能决定你我生死

下一篇:读书:关于《杀戮的艰难》观点分享纪录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