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行动

当前位置:首页>公众废死>我们在行动
全部 82 文学、艺术&宗教 56 我们在行动 26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公众热议绝不能废除死刑

时间:2021-04-30   访问量:1122

2021年2月20日,在公众的舆论哗然之下,在中国扫黑除恶的运动执法下,云南孙小果终于被执行死刑。公众拍手叫好,都认为他罪有应得,终于受到了他该有的惩罚。

孙小果,1975年出生,1994年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案件办理期间,他被取保候审、保外就医。没有被收监的孙小果,更加肆无忌惮,1997年4月至6月他以暴力和胁迫手段强奸四名未成年少女。1997年11月7日,孙小果及同伙在公共场所挟持两名17岁少女,进行暴力伤害和凌辱摧残,致使一名被害人重伤。

1998年2月,孙小果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蹊跷的是,12年后的2010年,孙小果重操昆明的夜场,成为了多家夜店的老板,“死刑不死”的孙小果成了一个谜。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将孙小果案列为一号督导案件,会同云南省扫黑办调查案件真相。同年12月2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再审案公开宣判死刑。2020年2月2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执行死刑。

这个“罪大恶极”的孙小果终于在民众的舆论监督和中央的雷霆之势下被绳之以法了。就个案而言,孙小果也许真的够得上罪大恶极,死有余辜。我们无法为他洗地也无法为他争辩。但我们更关注的是公众对死刑的一种态度。许多公众借此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们中国绝不废除死刑!

以下是援引一些公众的文章和观点:

公众甲:今天我不打算谈这个孙小果是怎么出来的。我只想谈谈死刑。

面对群众,应当像春天一般温暖,面对犯罪分子,就要像寒冬一般严酷。

对孙小果,我就是刻薄,也不要劝我嘴上积德,我一定要讲,这就属于死的好,死的晚了。甚至是死的便宜了。

面对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还能讲宽容,讲不容易,讲不要刻薄,我想这不是一般人能够说出来的话。

对坏人的纵容,一定是对好人的伤害。

所以,死刑不能废除。

公众乙:间总有一小撮人,要废除死刑,我看,废除不得。

从前有个启蒙先贤,叫贝卡利亚,是18世纪的意大利人。

贝卡利亚第一次提出了废除死刑的观点,他的观点说的很好,死刑的威慑作用是暂时的,处死一个人,只能短暂的对潜在的犯罪分子进行威慑,不够长久。要想长久的威慑犯罪分子,那就应该让他们去做劳役。

他不是要给死刑犯一个痛快,而是要让他们持久痛苦,在饮食难以保障,随时惨遭肉刑的人间地狱里,像西西弗斯一样做重活,直到受伤后无人医治,蜷缩在角落里伴着苍蝇的飞舞和老鼠、狗或者别的什么动物的啃食,像一条狗一样死去。

这威慑力度,确实比当时的死刑要大的多。

把极端残暴的肉刑,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甚至说出了人道主义的味道。先贤不愧是先贤。

但是,总有人要误读先贤的思想,先贤讲废除死刑,是因为威慑力度不够,为了加大威慑力度,就要让他们在18世纪的条件下做苦役。

有的人就要故意把这个解读成死刑对后续的潜在犯罪分子没有威慑。

还要把做劳役改成“限制自由”,讲什么“限制自由更可怕”。我看,这是被猪油蒙了心。

公众丙:什么人对废除死刑最热衷呢?

支持废除死刑的主要国家,主要都集中在欧洲。不存在国家发达了,就要废除死刑的说法,废除死刑也绝不代表就是进步的提现。

日本是发达国家,八成的人强烈要求不得废除死刑。

美国是发达国家,在没有废除死刑的州,美国有死刑,在废除了死刑的州,美国给了一线执法人员更大的量裁权和自卫权,实际上相当于,条文没有死刑,但执法者可以视情况将嫌疑人就地正法。

即使在欧洲,在二十年前的时候,还是大部分人反对废除死刑。直到一个叫巴丹德的人出现。

这个法国司法部长巴丹德,一直热衷于为死刑犯辩护,求得脱罪,或者是减轻刑罚。在此过程中,引起了一些上层人物的注意,推动了废除死刑。

但是,欧洲底层的群众,从来也不认可所谓废除死刑。而且欧洲近十年以来,随着中东移民的增加,以及犯罪率升高,要求恢复死刑的呼声也在加大。

公众丁:这么多人都反对废除死刑,到底是谁在推动废除呢?

当然是有钱的和有权的人,特别是有钱的人,他们是最乐得看到没有死刑的一群人,因为他们请得起法律团队。

在美国废除死刑的州里,律师都赚的盆满钵满。

在墨西哥和菲律宾,做非法生意的,做罪大恶极生意的人,有的是钱。

苏联是有死刑的,但是俄罗斯暂停了执行,为什么呢?因为解体的时候,太多人干着不光彩的事情,干着能被枪毙好几次的事情,富了起来。

要是中国有人愿意推动废除死刑,我看孙小果的家人和想挣孙小果黑钱的部分无良法律人,就是最积极的那批人。

一个恶魔,不让他面对死亡,或者比死亡更恐怖的先贤提出来的劳役,他断然不会悔过,他在监狱里改造了十三年,改造好了吗?

如果监狱能改造人,国家还办什么学校呢?

直接把孩子们都送监狱里不就好了。

公众戊:受害者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承担这样的伤害?

凭什么这样罪大恶极的人,不能吃个枪子?

他不死,他在监狱里养老到八十岁,导致最后杀人放火的颐养天年,奉公守法的飞来横祸,那才是人间最大的不公。

人人都有一条命,一条命前面,不论地位、关系、财富,大家都一样。

死刑,就是平头百姓和达官显贵之间最大的公正。

为了人间公道,我们绝不废除死刑。

对于一个多年致力于推动减少及废除死刑的研究者而言,每次遇到引发全社会关注的热点案件时候,总是面临着一种撕裂的观点和分裂的环境。面对孙小果,药佳鑫这类案件时候公众高举“正义”与“公平”的旗帜必须要将这些“罪恶之徒”送到断头台上。死刑被公众呼吁着。而面对杨佳袭警以及其他起来反抗强权的人,公众又高呼刀下留人。个案中是否判处死刑?立法中死刑是否存废,在公众这里没有明晰的观点和明确的态度,一切以基础的直觉感受为指引。公众面对“死刑”本身的态度和意义总是分歧和反复。因此,我们的行动需要思考的是我们希望公众知道什么?以及我们希望公众如何思考?


上一篇:测试图片

下一篇:公众视角:废除死刑二三事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