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宗教

当前位置:首页>公众废死>文学、艺术&宗教
全部 95 文学、艺术&宗教 60 我们在行动 35

佛教反对杀害与死刑

时间:2010-08-29   访问量:2192
释惠敏   2003年9月,台湾民间几个司法、人权、宗教等团体组成「替代死刑推动联盟」(简称「替死联盟」),主张︰如果杀人是对生命最大的暴力,为什么我们在反对它的同时又赞成制度性谋杀之存在?国家/司法杀人能保障生命与和平,或是堕入更黑暗暴力的恶性循环?并依据国际特赦组织的数据,提出︰目前世界上已有80个国家全面废除死刑;15个国家于平时废除死刑(保留战时犯罪行为的死刑);23个国家虽未在法律上废除死刑,但已超过10年未曾执行死刑,或承诺不再执行死刑;最后则是尚有78个国家仍维持死刑,其中,去年仍有执行死刑者,仅剩28国,我国列名其中。 此潮流源自于基督宗教文明为背景的欧洲,在台湾宗教界,也是以基督宗教界积极推动此议题。例如︰天主教台湾区枢机主教单国玺曾向陈水扁总统提出废除死刑的建言,天主教辅仁大学「若望保禄二世和平对话研究中心」于2001年、2004年分别主办「废除死刑」的国际学术研讨会等。 作为台湾主流宗教之一的佛教界意见领袖们则采取比较保守的态度。但是有佛教学者考察大小乘佛典,发现佛教可能是世界上最早明确反对死刑、主张废除死刑,并且在大乘佛教流行地区,产生实际影响的宗教。其考察要点如下︰ 佛陀时代,央掘魔罗事奉邪师,杀害近千人,后为佛陀度化出家。当时国王欲诛伐此人,因佛陀求情而赦免。此外,目连尊者晚年在王舍域内行乞时,惨遭嫉恨佛陀教团之婆罗门徒执杖梵志,以瓦石击死,阿阇世王欲逮捕凶犯,处以极刑,但是被临终前的目连尊者所制止。 《华严经》主张︰「菩萨治国……于法自在,见者咸伏,不刑不罚,感德从化」。「菩萨见有狱囚……将之死地,欲断其命…..置高碪上,以刀屠割;或用木枪竖贯其体,衣缠油沃以火焚烧,如是等苦,种种逼迫。菩萨见已,自舍其身,而代受之。……不舍身命救赎其苦,则不名为住菩萨心」。《大宝积经.善臂菩萨会》说明菩萨具足尸罗波罗蜜(菩萨戒律),包括了「不囚执戒、不鞭杖戒、不刑戮戒」。 《大毘婆沙论》认为「王及法司,若遣他杀,得杀生无表罪。彼所遣人,及若(法官)自(己执刑)杀,俱得杀生表、无表罪。」《瑜伽师地论》、《俱舍论》等都将断狱的法官、守狱的法警与刽子手等行业,归类于恶业,与屠宰业一样,包含在「12不律仪(不好的行业)」中,《立世阿毘昙论》认为此等会招感的地狱果报等。 龙树菩萨之《福盖正行所集经》提到︰有旃陀罗(刽子手)受佛戒后,于诸罪人,誓不行杀。为护佛戒,宁违王令而牺牲」。《法华经.普门品》︰「若复有人,临当被害,称观世音菩萨名者,彼所执刀杖,寻段段坏,而得解脱。 设复有人,若有罪、若无罪,杻械枷锁检系其身,称观世音菩萨名者,皆悉断坏,即得解脱」等等。 此外,根据东晋法显的记载,在佛教影响下,印度之「王治不用刑斩,有罪者但罚其钱,随事轻重,虽复谋为恶逆,不过截右手而已」。唐三藏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也说:「政教尚质,风俗犹和。凶悖群小,时亏国宪,谋危君上,事迹彰明,则常幽囹圄,无所刑戮,任其生死,不齿人伦」。当时印度刑法,即使是谋逆之罪,也只监禁,不采死刑,但有肉刑、流刑与罚款。 在中国历史上,根据《新唐书.刑法志》,记载唐宪宗(806-820年间在位,曾迎佛骨而为韩愈所谏)「英果明断,自即位数诛方镇,欲治僭叛,一以法度,然于用刑喜宽仁」,元和8年(813)诏令改大部份的死罪为流刑,「故自玄宗废徒杖刑,至是又废死刑」。 在西藏,1349年(帕竹政权时期),大司徒绛曲坚赞制定《十五法典》,根据佛教「十善法」精神,废止死刑,「对杀人者罚命价」。1653年,五世达赖喇嘛修订《十三法典》也保留废止死刑的精神,而代之以令其将所有财产同受害人尸体一同扔入水中之处罚。 根据该研究,我认为佛教是反对实施死刑并且努力救援死刑犯。但是,在推动替代死刑时,我们若也能明确的说明注意下列几点,则比较容易被社会大众所接受。 一、尊重社会大众基于安全、安定、公平、正义而对刑罚吓阻机制的需求,因此,台湾佛教界态度也比较保守。所以,在推动替代死刑时,也昭示不是主张杀人犯罪者无罪,或为杀人恶行辩护,而是基于「尊重生命」的普世价值,以及「杀人偿命」并不能解决问题,例如:在中国每年枪决一万多人,而台湾在2003年执行死刑已降到7人,已接近不需死刑的情况,我们可更积极推动替代死刑。 二、在台湾,将这极少数人处以死刑,对社会不一定有正面意义,反而从国家的立场,示范「以杀解决问题」的态度。相对的,推动替代死刑可从国家的立场正面倡导,对社会大众作「杀害生命不能解决问题」的教育,有减少杀人犯罪的作用。所以,推动替代死刑时,应同时昭示反对杀人犯之伤害暴力,并且关怀受害者家属的伤痛与损失,发展相关的照顾制度。 三、要求国家、社会大众接受废除死刑时,我们应有身体力行的觉悟与态度,设想若是自己或亲友经历「被杀害」时,是否也能作正面的示范?如此,才能与国家、社会大众作适当的对话与沟通,也才能有充分的说服力。 四、有关论证佛教对断狱的法官、守狱的法警与刽子手行业,是恶业,包含在为「12不律仪」中,会召感的地狱果报等的论点,应考虑司法权未独立的古代时空,也无法科学办案,容易草芥人命。在现代的时空,则应重新评论其价值,否则对司法界人士在社会的正面意义会有不公平论断的问题产生。 (本文刊于《人生》杂志257期,2005年1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论基督教对西欧民众死刑观念的影响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