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宗教

当前位置:首页>公众废死>文学、艺术&宗教
全部 94 文学、艺术&宗教 60 我们在行动 34

关于《宗教,死刑以及杀戮》市民的讨论

时间:2021-06-07   访问量:1107

宗教与死刑2.jpg

X观点:在谈宗教与死刑结合的话题前,我想先厘清一下各大宗教面对死亡的认知和概念。我先从天人合一的概念开始谈起。你们如何解释天人合一?

Z观点:我是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天人合一的。天人合一是讲人体具有多个分层:物质体,情绪体,以太体,星光体等;我们人类的构造要素和构造结构与宇宙是同一的。因此人类本身就是宇宙或者“天”的微缩版。

X观点:嗯,你这种说法也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视角。我想从修行的角度来谈谈。天人合一是一种解脱。我认为基督教里的天堂永生是个假概念,而不生不灭是个真实的概念。如何不生不灭的解脱涅槃。人有意识的存在,就会有生灭,只有我们做到与天地合一,遁于大道,就是天人合一,就是涅槃。——隐于大道,涅槃,不生不灭。

一般人的天人合一是从功能角度去用,有用就是存在目的。只有大道遁于无形,才能不生不灭,不增不减。基督教的求永生是一种有意识的,不究竟,不了意。追求永生是作意,有作意就有了分别心,就会产生生老,病,死。只有当心也不存在了,境界也不存在了,就会彻底解脱。与自由,与天地同运,与万物同化就是解脱。

无论哪个宗教的顶层逻辑都是“是一不是二”。道家的归真,佛家的涅槃。所以要做减法,要返璞归真。

M观点(回民):从伊斯兰角度来谈:人的一切行为都是奉真主之名生活,行为,达到目的。人自己没有权利去剥夺人的生命,比如宰生,必须由阿訇奉真主之名行使权利。从中华文化来说生杀大权是天令,人是没有权力对别人生杀予夺的。人的天命应该是善始善终的,人怎么能够行使权利呢?人应该是对天命尽义务的。把人的傲慢,野性避免,加以限制的避免人性之恶。对于人做的额,惩罚不是人的生杀大权,是真理在行驶生杀大权。要明白人是没有权利的,一切行为都要奉真主之名。

Z观点:人是否可以奉真主之名杀人?

M观点:按《古兰经》启示说,按照真理,生死之杀的依据是什么,不能按照个人所好或者一部分人的喜好来决定别人的生死。伊斯兰教的启示和律法在伊斯兰教里是生死的依据。

X观点:伊斯兰教国家代行权利的依据是什么?伊斯兰教国家的死刑多。

M观点:《古兰经》中的惩罚对等原则—伤害多少就报应多少。我先简单介绍一下伊斯兰刑法中有关犯罪与刑罚的规范。伊斯兰法是以《古兰经》和“圣训”为基本约束的宗教法规范。它是古代伊斯兰教国家和近现代某些伊斯兰教国家所适用的法律。刑罚大体分为三类,第一类固定刑,指《古兰经》明确规定的固定刑。通奸罪乱石砸死、叛教罪处死刑、抢劫且杀人处死刑)。第二类复仇刑,对杀人和伤害采取同态复仇的原则。第三类就是酌定刑罚。在伊斯兰刑法中的一些重罪如偷盗、通奸、强奸、同性性行为、伤害、谋杀等,根据情节严重程度,可被判鞭刑、肉刑、石刑乃至死刑。

近现代“伊斯兰教国家”大多变成了以欧洲刑法为模式的“刑法典、伊斯兰”宗教刑法很少被适用,但其影响力还存在。

X观点:首先,世俗的人,世俗的权力,没有权利也没有动力择生死,也没有能力去判断和执行死刑。其次,执行极刑需要保守,除了极刑之外应出于拯救而不是责罚。三,从基督教来说“爱你的敌人”,完全的和平主义,不主张杀生。第四,从道家来说,要以德报怨。第五,从佛教来说“舍生救义,以身饲虎”。第六,儒家德杀生成仁。我认为伊斯兰教的政教合一不能算是真正的宗教,只是世俗的政权打着宗教的名义,以恶制恶是危险的。总结一下,那些究竟的宗教都是提倡慈悲和平,杀生成仁,舍生取义。都是主张救世与拯救,并不主张惩罚与刑杀。

X观点:我们通过孙小果个案分析,调动仇恨的力量,司法工具和手段可以随意使用。民众的认知和情绪可以随意使用。民众的认知和情绪可以随意牵动。人们“喊打喊杀,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没有真正的思考人的生命权,谨慎的对待生命,思考生命的意义。

X观点:天人合一与生死及生命关系的思考,即使是所谓的有死刑,也不是执行人的意思。因为人本身的生死不是人能判断与决断的。古代的祭祀与战争都是要做祷告和占卜,去察觉天的意志。我们也可以从战争的发动来思考,以正义战争而制止不义去发动战争就不好说了。“顺天应人这种口号假借天之名夹入人们自己的私货。战争与杀戮是有条件的。

所谓天意—天地不仁,圣人不仁,比如疫情。天道的惩罚无法说对错。“有道惩无道”也是有人的意识与作意,也是不究竟的。

佛陀曾经为了拯救一船人杀了一个海盗,这是一个被动的,保守的“正当防卫”,所谓正当防卫即穷尽一切手段之后为了防卫和保护更多的生命的正当防卫也是可以被接受的。法律与自然法是相互衔接的。从权重和效果来看,保守消极有必要的正当防卫情况下的剥夺生命和执行死刑不一样。即时的伤害与危险解除之后的执行死刑是没有必要的。死刑唯一的作用是“报复”和安抚受害者家属。

Z观点:普通公众涉及与自己无关的案件喜欢喊打喊杀。在伤害类案件中死刑犯求得被害人家属谅解基本上是很困难的,至少我接触的案件中是没有成功获得谅解的情况。公众没有生命权的思考维度,民众没有宗教信仰带来的谅解能力,很难做到放下与释怀。

M观点:我认为人的感性,理性与神性都有正当性,如何平衡这些因素?这三者的比例与正当性如何解决?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一味的提倡取消死刑是不现实的。如何统一到一个境界的平台上?惩罚或者饶恕,单纯讲饶恕是一个整体性的被割裂。

被害人家属的工作特别难做,被害人家属的感性权力合不合理?不解决正当性单独求取谅解可不可行?这些问题是需要倡导者彻底思考的。我认为倡导者都没有思考清楚。出于善的思考,生命至上的理念等等。

X观点:许多社会问题哪一个解决的边际成本最低,最有社会效益?哪一个问题是另一个问题的前提?底层逻辑是什么?整体问题不解决,解决个别问题,个案问题是很困难的。举个例子,华人共同体的形成是很困难的。大家在思考一个问题的时候总是充满对立的观点,甚至往往为了并不是一个逻辑层面的问题争论不休。这种无效的讨论与争论如果能够解决,大家可以在一个逻辑层面上达成最大公约的共识,有助于有效的解决具体的问题与争论。所以在这里我比较推崇罗伯特议事规则。

Z观点:各位提出的问题都特别具有深度以及可以深度挖掘的意义。之所以委托谢律师发起这次宗教与死刑的读书研讨活动,就是我在关注死刑个案的时候发现,在暴力伤害致死的案件中,被告人想要求得被害人家属谅解的行为基本无效或很难推进。我见证了一个死刑案件家属的所有困惑与尝试,比如她们想尽办法想要接触到被害人家属并求取谅解的过程可以用绝望来形容。这个过程中我对家属提出了一个技巧,可以打听一下被害人家属是否具有宗教信仰?如果对方有宗教信仰,可以尝试寻找受害者家属信任的牧师或佛道教的法师来对受害者进行劝慰和宽解。我也对家属劝说,你对你自己的家人即将被判处和执行死刑都如此难以接受,可以换位思考一下受害者家属的心情。所有求取谅解的过程是需要内心真正的忏悔与积极补救对方所受到的创伤。至于结果不能强求,只有当你的态度足够诚挚也许对方会受到感召。

通过分享上诉案例可以看出修复司法的真正社会效应:刑罚与报应不能化解社会矛盾,死刑的发生既不能真正修复一个破损的家庭反而会造成另一个家庭的破损。这种以牙还牙的原始报应刑罚是社会文明不够开化与进步时期的表现。社会文明的进步在于人类意识的提升与人类心智与灵魂的超越。这也是宗教对于死刑的意义和影响。希望可以通过律师或者有宗教信仰的法律从业者,工作者能从人文关怀,信仰之力上做出一些推动与努力。通过耐心的解决每一个个案冲突与矛盾的过程中讲悲天悯人,拯救救赎的思考维度带给公众。

Z观点:提供一个灵性学以及人类学的视角。人体是独特,神圣的构造,一个人类具有七层身体嵌套,包括物质体,以太体,星光体等等。人类通过七层身体不断的激活与进化,意识随之扩展,灵魂随之进化。只有人类的身体可以承担灵魂进化与跃迁的任务。因此,人类的身体特别宝贵难得。我们更应该敬畏这种生命与珍惜人类的生命。因为简单的杀戮不仅仅是结束了一具肉体的存活更是阻断了一个灵魂的进化。犯错是人类的迷失的尝试,应该每一个迷失的灵魂回归的机会。

Q观点:虽然谢是律师,但我不是律师。我想从我比较偏向的一个佛教信仰来谈谈杀戮与刑罚的看法。佛教是个包容的宗教,几乎不会与其他宗教和思想产生冲突。佛教最注重的戒律就是不杀生。所以,很少看到佛教徒喊打喊杀的。出世的,脱离苦难红尘的修行是佛教最为看重的。佛教弟子几乎对世俗的政权,思潮没有自己过多的偏向。慈悲与容忍是佛教徒最基础的行为逻辑。佛教修行者经常会参加一些戒杀、放生、护生法会,他们对动物都抱持着一种生命可贵的态度,更何况对人类的生命。而且佛教里有一句著名的话“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这句话说清了佛教对人类生命的看法。那是最为宝贵的,可以帮助人们上达天听的好的通道。而且我认为传播佛教的悲悯慈悲的思想可以化解社会许多矛盾,第一可以避免许多恶性暴力案件的发生,第二可以调解发生命案的双方家人的矛盾。刚才ZL举的请求谅解的例子比较促动我们。ZL让谢律师思考宗教与死刑的议题,并且想从宗教入手可以帮助求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也是一个可以尝试的突破口。

L观点:被害人家属的谅解是一大难题,我想了想除了金钱补偿之外只能靠诚心道歉与精神抚慰了。相对普通公众来说,让人们原谅一个伤害甚至杀害自己亲人的凶手是不可想象的。谈到这个谅解,人们总会引用南京一对德国夫妇被一群失学青少年入室抢劫杀害的案例。这个案子最温情的地方在于,受害德国夫妇的德国亲人来到中国参加开庭,当他们了解到这些半大的孩子因为失学流落街头走上了犯罪之路。他们选择了原谅,他们认为应该找到问题的根源,如果社会能够多关注一点他们的教育与养育就不会产生这类因无知而犯下的过错。他们不仅谅解了这些青少年,后来还出资设立公益基金会关注本地失学儿童。他们之所以可以达到如此程度的谅解与他们一直受到的文明教化与基督教信仰有一定的关系。所以从宗教角度契入死刑的视角一是可以论证生命的可贵不不可轻易剥夺,第二就是从宗教包容谅解慈悲的内在找出修复破损,化解矛盾的方法。

M观点:虽然我是出生是一个穆斯林回民,但我更喜欢中国的易经与“道”文化以及他们衍生出来的中医文化。道的修行与中医揭示了人体精微复杂的构成,如此巧妙和巧夺天工的设定是为了让人们体验天人合一,完成超越,进入神明的世界的工具。它是神明的设定与恩赐,它是帮助人类完成修行的体验能够顺利进入更高层次。这样复杂巧妙的构造不能被轻易毁掉,这是对上天的不敬。

X观点:行动原则中的第一要务是大家需要有一个沟通对话的基础,我最推崇的罗伯特议事规则就是个很好的方法。大家在这个规则之下探讨杀戮是否必要?是否有权利要求谅解等。有了行动的准则和理论基础了再确定一些行动的方法和步骤。如建立受害者家属关怀机制,做这方面工作的人容易被受害者家属信赖,如果可以让他们谅解冤冤相报的非必要性也许可以帮忙化解内心的仇恨。还有一些佛教居士,伊斯兰教阿訇以及基督教牧师,他们容易被陷入痛苦中的人寻找交托并信赖。如果他们能够听到我们的声音,他们可以做到抚慰人心,答疑解惑。为加害者提供真诚悔过的机会,为受害者提供倾诉痛苦的窗口。也为他们都放下心中的扭曲与仇恨提供一些帮助。


上一篇:生命权三联问—死刑、安乐死与自杀

下一篇:【黑暗中的舞者】电影观后感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