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视角

当前位置:首页>死刑研究>国内视角
全部 397 国内视角 322 国际视角 75

中国死刑报告(八) 一些结论

时间:2021-04-30   访问量:1109

联合国对面临死刑的人的《保障措施》确立任何尚未废除死刑的国家必须尊重的最低标准。对中国遵守这些基本国际标准的程度的审查表明,该国保障严重不足。

总体而言,在中国任意处决的可能性很高,因为公正审判权得不到保障。没有获得独立公正的庭审权利党在法律制度上的权威确保了各级法院在决策时都必须考虑到党的利益。

近年来,中国更加重视证据的收集和审查。然而,在侦查和审判阶段获得认罪供述仍然是重中之重,犯罪嫌疑人容易遭受刑讯逼供和其它形式的虐待。对于被指控犯有三种罪行(恐怖主义国家安全和贪污)之一的犯罪嫌疑人来说这种风险会增加,因为这些犯罪嫌疑人可能会被批准适用禁止与外界接触的羁押、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或者留置

中国上诉法院不愿对法律和事实进行实质审查以及对律师权的限制,严重影响了死刑案件中的上诉权。某些权利在法律上受到保护,但这些权利的实施却政治因素破坏。

中国不能保证在死刑案件中提供有效的法律协助。律师的作用受到限制,他们没有足够机会提交从轻处罚的证据。死刑案件中的法律援助缺乏足够资金支持造成了对被告人基于经济地位的歧视。

死刑广泛适用于毒品犯罪,这些罪行没有达到“最严重罪行标准。中国刑法中仍然有46个死刑罪名,其中只有一种是故意杀人。中国法院的个性化量刑有限

对毒品犯罪死刑的宣传通常用于政治宣传目的。我们还对由于外交争端,对外国人进行政治化判决似乎有所增加的情况感到关切根据香港《国家安全法》在中国大陆公诉的案件,适用死刑的可能。

被判处死刑的囚犯所遭受的痛苦没有减到最低。在这些囚犯身上使用镣铐似乎是正常现象。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通过死刑执行的威胁造成了额外的精神创伤。研究还表明,面临死刑执行的囚犯被迫同意提供器官以进行移植

     展望未来

近年来,在中国进一步限制使用死刑方面,进展甚微。在一段时间的放松管制之后,言论自由和获得信息权利的削弱正在阻碍从实证和人权视角出发的刑法讨论。2017年,《海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出台表明官方对国际参与的抵触有所增加。早些时候有关中国正在逐步走向法治的言论如今看起来略显空洞。

中国政府在大力宣传保留死刑。但是,没有任何已知的政府关于适用死刑的公共舆论调查。实证研究确实表明,公众和政府支持保留死刑。在机构开展的分析中国网民在线讨论的研究报告中展现出了更为微妙的图景。对高调执行死刑的“野蛮行为”的批评表明,政府所述的压倒性支持保留死刑的观点是一种误导。尽管舆论通常都赞成保留死刑,但是也有人公开宣称支持废除死刑,尤其是从长期来说。

一些著名的司法不公和错误处决引起了公众对死刑适用的广泛关注。这些案件还激起了对穷人和弱势被告人适用死刑不公平的在线讨论。 2017年,一项关于内地某大学学生对死刑的看法的研究表明,对错误处决的担忧是支持废除死刑的主要原因,其次是基于死刑缺乏威慑作用以及废除死刑的全球趋势。

最近对中国法学院学生进行的一项小型研究,证实了其他地区的经验,在获得有关替代方案和司法程序固有风险的信息后,对保留死刑的支持在减少。还有传闻表明,与直接经验较少的律师相比,在中国代理死刑案件经验丰富的刑事辩护律师更有可能支持废除死刑。

许多中国法律学者认为,从长远来看,中国将废除死刑,但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中,很难看到有哪些因素可能导致废除死刑。也许,最有希望的是,在未来几年内能通过更严格的规定进一步限制使用死刑。尽管中国的公民社会和公众辩论受到各种限制,但仍有理由感到乐观,即当律师、学生、法律学者和普通大众有机会对死刑适用进行学习和批判性表达时,支持死刑的人会逐渐减少。

建议

中国适用死刑的影响远远超出了其国界。死刑适用损害陷入死刑程序的人的尊严和生命权。废除死刑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任择议定书》的国家负有质疑中国适用死刑的特别义务。

信息公开

中国政府应向每个人提供有关如何适用死刑及其可能替代方式的信息,否则不能宣称存在对保留死刑的压倒性支持。国际社会应支持在中国以及中国人民中间开展提高人们对死刑的认识并质疑死刑适用的活动。

毒品犯罪

毒品犯罪不属于“最严重罪行”的类别因而不应判处死刑,在中国和亚洲许多其他保留死刑的国家对此论点充耳不闻。迫切需要将对毒品犯罪的看法从国家安全问题转向健康权问题。这个问题应在全亚洲范围内,并在公民社会的支持下得到解决。同时,中国应就毒品犯罪案件中死刑适用引入更严格的量刑指南。最高人民法院应承认毒品犯罪和死刑对妇女和最贫困者存在不成比例的影响,并鼓励下级法院在量刑时更广泛考虑从轻情节。

不公正的审判

中国的不公正审判是国际社会日益关注的问题。这个问题远远超出死刑适用问题本身。随着一些国家发布在中国被任意拘留的旅行风险警告,有必要拓宽这场辩论的参与范围,以纳入工商界和更广泛的公民社会。《香港国家安全法》的出台突出了中国刑事诉讼中公开和问责的必要性。国际利益相关者应利用一切机会敦促在中国司法程序的各个方面提高透明度,加强问责制。

律师角色

辩护律师为面临死刑的人提供了免受不公正审判的保护。国际法律界应更加旗帜鲜明地呼吁中国允许有效和独立的法律行业发展。更多资金支持和更高质量的法律援助将有助于减轻死刑适用方面的某些不公平现象。

透明度

国际社会必须继续对中国死刑适用的保密提出挑战。关于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判决尤其需要透明,其中有多少人最终执行了死刑,以及更本质的,基于何种原因被执行死刑。我们支持更多适用死缓这种替代手段来代替死刑立即执行,但该判决仍然是死刑判决,每年可能有数百名囚犯及其家属饱受执行死刑之虞。从许多方面来看,这类似于其他法域被批判的“死囚苦候现象”。

领事协助

我们支持任意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呼吁所有国家提高在死刑案件中领事协助的质量。所有国家都面临其公民在中国被执行死刑的风险。大使馆应确保使领馆工作人员适当了解刑事诉讼程序以及确保迅速有效协助的必要性。有足够资源的国家应保证提供足够辩护。

为了移植手术获取器官

在中国,关于器官移植悬而未决的问题太多了,这引起了人们的严重担忧,即为了满足器官移植需求,可能会加快死刑案件办理。各国政府应敦促中国停止使用囚犯器官,敦促中国提供有关移植手术的全面信息,并禁止前往中国进行移植手术。

死囚的待遇

对面临死刑执行的囚犯例行使用镣铐会构成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应予以废除。最高院核准死刑与死刑执行之间的期限过短而无法对裁决进行有意义的复议。还需要确保面临处决的囚犯能够与家属和律师进行更好沟通,以使他们为死亡做准备。中国应对所有被判死刑的囚犯实行宽大的处理程序。

上一篇:中国死刑报告(七) 减轻死囚犯痛苦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