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视角

当前位置:首页>死刑研究>国内视角
全部 407 国内视角 330 国际视角 77

许志永:就承德陈国清案第二次递交游行申请

时间:2010-08-17   访问量:2112
2005年7月4日上午,我再次来到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递交游行申请,以抗议最高法院和公安部对承德陈国清冤案不作为。 5月30日,我们已经递交过一次游行申请。负责接待的冯警官给我们提出了很好的建议,我们听从了他的建议,撤回游行申请,重新整理申诉材料再次寄给了最高法院和公安部。同时我也说,如果这次没有结果,我们还会再来。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这一个月间,我们让四被告人家属在狱中拍了他们几个人的录像,讲述1994年被刑讯逼供的情形,我们继续联络媒体希望他们关注,我们就刑讯逼供问题向最高检察院提出了控告。前天晚上,我接到何国强从狱中打来的电话,我就未能在一年之内营救他们出狱感到愧疚,安慰他耐心等待,相信今年会有结果的。 我感到压力与日俱增。杨士亮的妻子已经等了他近11年,一次次希望,又一次次绝望,去年提出了离婚,杨士亮的父亲焦灼万分,好说歹说劝住了,暂时不离。但是,我们怎么才能给她信心让她继续等待下去?我们凭什么?朱彦强的母亲、陈国清的母亲身体都很不好。有一次我们从沧州回来,朱彦强的母亲心脏病突发,我把她送到宣武医院,当时我就想,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将永远不会再来,我们希望他们有机会见到自己的孩子平安出来。 我和吕律师决定每月申请一次游行,直到案件得到公正审理。当然,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每一次申请都不会被批准。如果实在看不到希望,经过几次申请以后,我们可能将不得不采取更为激烈的行为,我们相信,为了这无可挑剔的正义,直接走上街头表达抗议一点都不算过分。事实上,他们家人穿着冤衣已经在天安门游行多次了,以至于最近几年每年两会期间他们都会被当地政府看管起来。 有人曾经问,你们这样做有什么动机?其实,我们的动机很简单,让无辜的人走出冤狱,维护人权。首先,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努力实现他们四个人的正义,我们一定能实现的。其次,我们将借助媒体对这个案件集中关注的机会提出最高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以及保障嫌疑人被询问时律师在场权的问题,通过公众压力推动人权保护制度的完善。 如果说,非要挖掘什么私人动机的话,那就是为了自己的幸福。每当看到代理这个案件六年的吕律师慷慨激昂的时候,我为他感到自豪。每当想到他们四个人走出监狱的那一刻,我感动万分。是的,这个社会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从来没有放弃对一个美好社会的梦想,以帮助别人为幸福,我们为了自己的幸福,为了自我价值的实现,努力去帮助别人。 今天,又是冯警官在接待。我前面是两个辽宁的人在申请游行,他们的孩子被刑讯逼供致死,已经上访七八年了,现在来申请游行抗议高检搞法不作为。 说实在的,这是河北的事情,却要找北京公安局,我真的不想给他们添麻烦,我们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但是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我对冯警官说,很抱歉我又来了。我知道申请会被拒绝。不用任何其他的言语,我已经表明了坚决的态度。冯警官说,他会再次向上面反映,他们会尽力的。但最后,我主动做出了让步,还想再给他们一段时间,决定第二次撤回游行申请。 我们不想给任何人找麻烦,我们是为了解决这个国家的问题。为了一个更加公正和谐的社会,我们尽一切努力,理性而又坚韧执著。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公民,我们必须学会忍耐,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不放弃,我们要做到仁至义尽。同时,我们必须有毅力,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要坚持下去,直到正义的实现。 许志永 2005年7月4日 附录:撤回的游行申请书 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 为表达对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不作为的抗议,我们作为承德陈国清等冤案的代理人,申请于2005年7月9日游行。 游行发起人:许志永、吕宝祥律师。 游行时间:2005年7月9日下午2:00到3:00。 游行路线:从公安部到最高人民法院。 游行人数:四被告人家属及代理人许志永博士和吕宝祥律师,共计6人。 游行口号:五次死刑、十年冤案;抗议公安部和最高法院不作为。 申请游行理由:河北省承德市陈国清等四位无辜青年在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被以抢劫罪的罪名先后判处五次死刑,至今仍在狱中。关于抢劫杀人真凶的线索早在7年前就已经有人举报,但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2005年3月20日我们已经将关于本案真凶的举报材料寄给公安部、最高法院和司法部,期待他们认真对待这起冤案,但至今杳无音讯。我们认为,一起拖了十多年的冤案在我们已经提供了关于真凶的详细举报材料的情况下,最高法院仍然不提审此案,公安部门仍然不予调查真相,对这种官僚主义行为我们已经忍无可忍,唯有通过这种激烈的表达方式,以期唤醒国人对这起冤案的关注,还司法以正义。 许志永 吕宝祥律师 2005年7月4日 附:承德陈国清冤案时间表: 1994年7月30日和8月16日,承德发生两起出租车司机被抢劫杀害案。10月30日,城郊村民陈国清因一起民事纠纷被带到派出所,在残酷的刑讯逼供下他供述了自己抢劫杀害了出租车司机同时还陆续供述了二十多个村民是同案犯,警方通过逼供逐步从中圈定了陈国清、何国强、杨士亮、朱彦强四人,宣布破获了此案,专案组成员为此立功受奖。 1996年8月14日,在辩护人杨大义、张连山等律师提供了被告人没有作案时间的有力证据证明被告人无罪的情况下,陈国清等四人被承德市中级法院以抢劫罪一审判处死刑。 1996年10月6日,河北省高级法院裁定认为原判事实不清,将此案发回承德中院重审。并附上一个“发还提纲”,对陈国清供述的20多个人其他人的下落、被告人作案时间、被告人遭受刑讯逼供等问题提出质疑。 1997年8月12日,承德中院在同一个法官王晓法担任审判长的情况下,不理会辩护人的无罪辩护,再次把四被告人判处死刑。 1998年2月16日,河北省高院再次以事实不清为由撤销了承德中院的判决,发回重审。并附一份“发还提纲”,提出赃物始终没有下落、正在病床上输液的朱彦强有没有可能作案、刘成金揭发刘福全等人是真凶等一系列疑点。 1998年10月30日,王晓法第三次担任本案审判长,承德市中级法院再次判处四被告人死刑。 1998年12月21日,河北高级法院再次撤销承德中院的判决,发回重审。并附一份“发还提纲”,提出先出血型鉴定结果后抓到人、赃物下落不明、刑讯逼供等问题,指示承德中院“上述问题请你院查清后重新审判。如查证没有新的进展,就留有余地的判处。” 2000年10月8日,承德中院就此案第四次宣判,判处陈国清、杨士亮死刑、何国强死缓、朱彦强无期徒刑。 2001年3月4日,田文昌律师主持召开了专家论证会,陈兴良教授、陈瑞华教授、李宝岳教授、周振想教授、胡云腾教授、赵秉志教授、梁华仁教授、傅宽芝教授、欧阳涛教授、樊崇义教授等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四被告人应无罪释放。 2003年两会期间,吕宝祥律师找到全国人大信访局负责人陈述冤案。3月7日,十届人大一次会议以“法院循环审理未定罪,犯罪嫌疑人已被关押近十年”为标题,就陈国清案专门出了一份信访简报。 2003年7月22日,河北省高院终于不再发回重审,第一次开庭审理此案。 2004年3月26日,河北省高院宣判:陈国清、杨士亮、何国强死缓,朱彦强无期徒刑。对于庭审过程中被告人展示给法官的刑讯逼供留下的诸多伤痕,判决书中只字未提。 2004年4月间,四被告人家属分别到最高人民法院和河北高院申诉,最高法院说必须经过河北高院才可以提起申诉,河北高院则让她们等六个月再答复。 2004年10月25日,四被告人家属再次来到河北高院询问申诉结果,法官说暂时还没有时间重新审查此案。家属再次来到最高法院申诉,没有人接待。 2004年12月27日,承德市双桥区政法委副书记等一行四人找到四被告人家属家,宣读了一份文件,大致内容有:一、陈国清等抢劫案已经高院解决,不能再上访;二、再上访就违法;三、举了两个例子,说高院解决又上访的,一个判了三年,一个判了一年半;四、你们如果再上访,也违法,也可能被抓。家属要求复印该文件,他们不让。 2004年12月30日,辩护人吕宝祥律师、许志永博士、陈岳琴律师、夏霖律师将承德市有关部门恐吓被告人家属不准再申诉、在河北高院已经无力启动再审程序的情况反映给了最高法院,同时在一系列新证据的基础上向最高人民法院再次申诉。 2005年3月12日,许志永找到了在沧州监狱服刑的八年来坚持不懈的举报人刘成金,详细了解了刘成金举报的本案真正凶手的作案情况。3月15日,辩护组成员李玉洁、周敏律师赴沧州监狱取回刘成金的书面详细举报材料。 2005年3月20,我们将刘成金的举报材料发给最高法院、公安部和司法部,希望最高法院提审此案,公安部侦查此案真相,司法部保护狱中举报人的安全。并且当天就此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从3月20日到今天,又是三个多月过去了,这期间我们再次找了最高法院,我们见到了三位本案当年公安局专案组成员,其中一名承诺愿意配合有关部门调查说出真相。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作为辩护人,该做的都做了——尽力搜集了所有能证明被告人无罪的证据反驳指控;不该做的也做了——像侦探一样调查本案真相并向有关部门提供了有力线索,然而这一切都不能改变无辜者被判死刑蒙冤入狱的现实。现在,除了申请游行这样更为激烈的行为,我们实在想不出更好的选择。如果因此行为我们必须要付出代价,那么,为了四个无辜的青年,为了避免更多人蒙受冤屈,为了司法正义,我们无怨无悔。 许志永 吕宝祥 2005年7月4日

上一篇:援助夏俊峰,滕彪明天赴沈阳

下一篇:死刑:人性与罚则的冲撞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