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视角

当前位置:首页>死刑研究>国内视角
全部 398 国内视角 322 国际视角 76

张亚东:和谐社会怎能“杀”气腾腾?

时间:2010-08-11   访问量:1136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作者:张亚东 2007-06-11 11:50:35 发表于:博客中国       最高法院肖扬院长曾经说:“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是刑事审判不可分割的两项任务,凡是可杀可不杀的,一律不杀,杀了就是犯错误。”近日在广东考察时又表示,“各级法院必须做到杀者不疑,疑者不杀。”     同样的杀人表述,前者流露出审查定罪的随意性少了司法理念的严谨,后者则凸显现代法制的“疑罪从无”原则,从而体现了法治的精神。其中最大的意义在于向社会表明了确凿、充分的证据对各级法院审理死刑案件的无比重要性。肖扬院长的说法其实想表达出司法者对于生命的尊重和保护,但我听上去仍然觉得有些杀气腾腾、毛骨悚然。     在我们这个专制久远的皇权文明背景下,杀人一直就是作为一种有效管理社会的手段而大行其道,所谓盛世讲礼治、乱世用重典,改朝换代也从来都是人头落地流血漂橹。比如有人就说过,老子的江山是脑袋掖在在裤带上打下来的,你们要想翻身也得这么来一次,骄横暴戾之气溢于言表。杀人功夫真的决定了历史前进的方向。     《博客中国》举办“监督法”研讨会,张思之先生说过一段话,建设和谐社会是一个大命题,需要严谨的理论支撑。其中,四项基本原则还要不要坚持?你要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又如何谈论社会和谐?和谐和专政是格格不入的对立关系。因此,建设和谐社会就要放弃专政、放弃人治选择法治。而法治的重点在于政府权力受到法律制约,建设法治也不会出现人头落地。前几日新疆政府表彰2.28列车颠覆事故抢险人员时号召“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构建和谐社会”,强调革命精神居然还要保证社会和谐?真是匪夷所思。     我们知道,法律之治的要义在于建立人们对正义和公平的虔诚信仰,她不是以牙还牙和以暴制暴的恫吓。法治的威力也不在于对违法犯罪的严惩,而在于劝人相信,法律构筑的世界乃是他能够拥有的唯一合理的生活世界。因此,作为“专政机关”的人民法院关于死刑的各种表述更多应当体现对人性和生命的尊重,“杀”的用词隐含着行为主体先入为主、盛气凌人的价值判断。     人间最大的正义就是人具有至高无上的价值。这一价值,在宏观层面上表现为对人之生命的尊重、对人之生命价值体现的自由的尊重(张树义语)。因此,轻率的大谈多杀、少杀、慎杀以及怎样杀人,表现出“专政机关”对生命价值和人类尊严的漠视,同时也和执政党倡导的“和谐社会”理念格格不入,这才是我们真正的忧虑所在。犯罪当诛是一回事,渲染死刑的残酷是另一回事,少杀慎杀、疑者不杀的说法也难以掩饰执法者的自负和骄横。无论是犯罪杀人还是执法杀人,都是杀人,二者的因果很难说清。况且,死刑自古有之,没有见过犯罪消减。有的国家废除死刑,也没有看到该国成为杀人者的天堂。 实际上,判处死刑的说法和杀掉某人的说法肯定有区别。判处郑筱萸死刑的说法意味着在法律上对其人格的肯认和尊重,同时也是对社会公众的尊重。但如果法官说,我们决定杀掉郑筱萸或者干掉郑筱萸,听上去实在有些别扭。因为郑筱萸不是一头猪,他,毕竟是人,是一个即使承担最高刑罚时依然要保证其人格尊严的同类。而我们也不是国民党军统特务和上海滩青红帮打手。所以由体现正义的司法机关畅谈杀人以及怎样杀人的话题都是对社会公众的不尊重,也是跟倡导社会和谐的执政理念背道而驰。     任仲夷说国民政府时期处决共产党员还可以喊两声万岁,反清志士阿Q临刑也嚷了一句“20年后老子仍是一条好汉”。讲真话的张志新烈士却因为被行刑者担心喊口号而割断了喉管。我们尊重法律的威严和神圣,但是更应当尊重人性尊严的不可侵犯。二战时期法国抵抗组织把能够微笑面对纳粹行刑队视为自己最高的荣誉,因此,即使对待执行死刑的罪犯,也必须尊重他的人格和身体不受污辱的权利。罪罚相适,但是“被人宰掉”的说法、“自绝于人民”的冷酷和“杀还是不杀”的话题却总让人想到人性中残忍的一面。把屈辱和伤害加到无辜家属的头上,更是不应该。     北京市人民政府近期搞过一个清理炫富广告的行动,有人认为仅仅是治标之举。但是不能否认政府营造盛世和谐、消减贫富分殊导致动乱风险的良苦用心。但当我们大张旗鼓地讨论杀人多少的话题时,当我们讨论可杀不可杀、应不应当杀、怎样杀的时候,你是否想到民众面对死刑制度的复杂心情,是否考虑到面对死刑判决时罪犯家属的痛苦,是否考虑到渲染杀人对人类同情心和善良本性的伤害。一个人人讲求以暴易暴、杀人报仇、以命抵命的社会,注定是一个愚昧和野蛮的社会,我们也不可能用“杀”气腾腾的心态来建设出一个人人向往的和谐社会。     校园枪案的凶手自戕之后,人们依然对他献花哀悼,因为人们知道每一个罪犯都是现实社会制度的产物,他的压抑、不满、他的冲动残忍和偏激也同样在我们的身体内涌动。每当看到社会不公、恃强凌弱以及贪污腐败时人人都会生出杀人的冲动,但杀人却无法解决这样一个奇怪的恶性轮回。制度缺陷导致贫富悬殊、权力腐败,有人抢劫有人贪污受贿,然后严刑峻典准备杀人,可杀人能否阻止犯罪? 法律的作用在于通过制度来教化和熏导,不是恐怖和恫吓以及血淋淋的示众游街砍头凌迟,每一次朝代更迭时的杀戮并没有挽救它的灭亡。尊重人性尊重生命,就会收获和谐的结果。如果老是大谈杀杀杀,那么对方也会想着杀杀杀,轮回不已、苦报不止。     一面是刘涌的注射死一面又是违反程序的枪毙邱兴华,我们会发现决定一个人死生命运的大多不是法律和证据,而是民众由于信息误导时的激情和冲动、众生妄心中的的杀意不已,以及司法者面对汹涌澎湃、以暴易暴杀人文化传统的张皇失措。2007年杀人很多,象萨达姆的绞刑、邱兴华的枪决、崔英杰的死缓、郑筱萸的一审,但是伊拉克还在乱,摆小摊的还在影响市容,各级长官还在继续圈钱,死刑的威慑作用真的有限。因此,最高法院与其在死刑改革问题上过多着墨,不如倾心加大司法权对行政权力的控制,尽量淡化自己“专政机关”的政治角色,在司法改革上多谈谈体制痼疾的问题更有利于此刻的苍生社稷。     法律的尊严有赖于司法者真正独立于社会利益争端之外,以超越世俗的精神来定分止争。有人反对司法独立的提法,但是独立的目的却在于保证司法的中立和客观。理论上,执政党没有独立于民众的单独利益。因此担心司法独立以后,其所代表的广大人民群众利益将受损害的提法根本不成立。尽管如此,我们却只需要提倡“司法中立”。 司法中立者,不告不理、不偏不倚也。     从宪政角度而言,行政权力的作为和不作为都可能导致民生受损。可以肯定地说,任何地方出现治安问题、发展问题都源自行政权力的任性和肆意。尸位素餐者有之、权力寻租者有之,滥权营私者有之,当行政权力成为一匹不受控制的野马,当行政官员成为行政、司法两权合一的满清知县,当司法权成为各级渎职行政长官手里的玩物、嘲弄的对象,当司法权仅仅被民众理解成杀人的工具,杀人和被杀的苦报就永不会停止。     只有司法真正实现中立,每一个公民的自由、安全与平等才能真正得到保障。     我坚决地认为,只有“司法中立”才能有效的控制行政违法,司法权才真正能够成为“控制行政权力从而保护公民权利”的法宝之一,这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关键。而“杀气腾腾”的“专政机关”变成客观、中立的游戏裁判员,这也才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伟大理想不致幻灭的根本出路。

上一篇:纠正错案,更要清除滋生错案的土壤

下一篇:见证死亡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返回顶部